您的位置 : 卡酷小说> 首页 > 现代言情 > 祖龙出棺

更新时间:2024-05-19 10:30:05

祖龙出棺

祖龙出棺 嬴政 著110101715400

现代言情《祖龙出棺》,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嬴政荆轲,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嬴政”,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这几日里,他早就查清楚了始皇陵的一切。嬴政养尸出棺,即便强大也不会强大到这种程度。无论是一言招来天官赐福也好,亦或是抬手间镇压真仙张角。这都不是一具僵尸能拥有的实力...

《第1章》章节试读:


感受着脑海中的天帝法,嬴政想起了上次在那龙虎山所签到的奖励。

天师度!

这里面包含了整个正一道的传承,包含当年老君所授的《正一盟威箓》。

心念一动嬴政运转天帝法,那天师度瞬间被其吸收。

仅仅一瞬间,嬴政便学会了整个正一道一千八百多年传承下来的所有手段。

“?”颜回猛的看向嬴政,刚刚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极其霸道的一股气息,仿若天地吸纳万物一般。

“陛下身上秘密不少啊,当年养尸恐怕也没那么简单!”颜回心中暗道。

这几日里,他早就查清楚了始皇陵的一切。

嬴政养尸出棺,即便强大也不会强大到这种程度。

无论是一言招来天官赐福也好,亦或是抬手间镇压真仙张角。

这都不是一具僵尸能拥有的实力。

这位始皇身上有着可以翻天覆地的秘密,这也是颜回选择大秦的原因,且是最重要的原因。

“先生走吧!”待吸收完整个天师度之后,嬴政睁开双眼,看向颜回道。

颜回点了点头,从头到尾都没有多问一句。

做臣子,他们儒家是专业的。

为官之道,从孔圣之时便流传下来。

嬴政身上金光乍现,化作一道金虹划破天际。

颜回见此一愣,这是道家的手段?嬴政这是从哪儿学来的。

不对,应该说是怎么学会的!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嬴政身化僵尸,即便登上神位,那所走道路也与道教是南辕北辙。

不应该能用出道家手段才对。

“始皇……当真是为了改天换地而出现的那个一吗?”颜回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他的选择似乎异常的正确。

心中想着,颜回一步踏出,文运化作金莲将其托起。

嬴政没有再去其他地方,而是直接返回了泰山。

有了颜回的加入,有些计划可以变一变了。

颜回作为儒家圣人,有资格也有能力,去为他办一些事情。

……

骊山之中,姜山正指挥着各部门开始协调公布嬴政复苏真相的事情。

其助手一路小跑来到了姜山身旁。

“指挥,泰山那边出事了。”

“出事了?什么事儿!”姜山而言神情立刻紧张了起来。

能和嬴政扯上关系的事,那就没有小事!

“有人去了泰山,似乎也是一位老祖宗!”那助手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平板递了过去。

姜山连忙看过去。

画面中。

泰山脚下。

一道单薄的身影,站立在那里。

原本晴朗的天空之上飘起了飞雪。

雪中夹杂着小雨。

那人就在泰山与天地的交界处站立着,一身游侠打扮左手握着一柄剑。

他既没有带伞,也没有戴帽子,溶化了的冰雪,沿着他的脸流到他脖子里,他身上只穿件很单薄的衣服。

他在等一个人!

等那个整座天下都在关注的人。

“这是……有拿人像做过筛查吗?”姜山看着监控中的男人,转头问道。

“已经筛查过了,和三教老祖对不上,但其身上的衣服样式,似乎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

“他手里的那把剑,查了一下,是昔日战国时期,燕国的工艺。”

姜山皱着眉,仔细看着画面里的握剑男人,观感上来看,似乎不强,又是个去送菜的?

“问过清虚子道长他们,这人似乎达到了五境修为,人间罕见,应该的某位的复苏老祖。”那助手解释道。

“嗯,先关注一下,有什么异动再汇报吧。”姜山一听这话,瞬间没了兴趣,直接将平板递回

五境天人修士,这放在以前那都是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但这几天的经历下来,姜山已经快要对这些个什么天人免疫了。

始皇帝的出现,早就掀翻了人间天花板。

没看见那位真仙还跪在泰山玉皇顶的嘛。

见识过更强的存在,姜山的内心已经稍稍的有些看不上所谓的五境天人了。

嗯……哪怕龙国连一位天人强者都没有。

但不影响他看不上。

就在姜山与助手交谈间。

泰山。

一道金虹划过天际,嬴政的身影出现在天穹之上。

山脚下那人瞬间吸引住嬴政的视线。

嗯?有人堵门?在这座天下,还有人敢堵他嬴政的门?

这人背脊仍然挺得笔直,他的人就像是铁打的,冰雪,严寒,疲倦,劳累,饥饿,都不能令他屈服。

倔强,坚定,冷漠,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甚至对他自己。

“荆轲!”嬴政脸上带着一丝意外。

这个人他认识,甚至再熟悉不过。

昔年,荆轲听命于燕太子丹,入秦刺秦王!

这人就是两千年前,刺杀的他的荆轲!

失败之后,被乱剑砍死。

“两千年了……连他也回来了。”嬴政双眼微眯,这天地意志当真可笑。

一个两千年前的失败者,放到两千年后便能成功?

云泥之别都不足意形容他与荆轲之间的差距!

“秦王政!”荆轲抬头,看向了天穹上的嬴政,他等的人到了。

听着熟悉的称呼,嬴政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多久没听到过了。

秦王政,他尚未统一天下之前,六国便是这般称呼。

“你不该来的,既然重活一世,找个地方躲起来,再享逍遥一世人生不好吗?”嬴政居高临下俯瞰荆轲。

跟在嬴政身后的颜回只是摇了摇头,就不再关注山下的荆轲。

又是一个为天命送死的。

“荆轲生来,便为刺你,谈何逍遥!”荆轲语气坚定道。

他身上背负了太多使命。

这些使命,全都指向一个人!

秦王嬴政!

哪怕是重活一次,他也是为刺秦而活!

自归来,他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了泰山。

“荆轲一生,只为刺秦!”

说话间,荆轲身上的气运开始攀升起来。

这一幕像极了那日的张角。

天地这是又一次派人来破他大秦气运来了!

张角失败了,荆轲接替了他的位置与使命。

这些能充当先锋的,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的。

他们身上都有一个特点。

如张角曾经拉开乱世序幕,撞坏过一国之运。

荆轲曾刺杀过嬴政,且在历史上留下了浓重一笔介绍。

他们这样的人,生来就是马前卒的角色。

重要,也不重要!

但至少个个名气不小,都留下了属于自己的故事。

“只为刺我?”嬴政大笑了起来,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今日复圣颜子入仕大秦的好心情,没了!

他真的烦透了这些人!

一个个口中全是大道理,为这为哪,就是不敢承认为己为利!

他嬴政想要权力,想要天下,从来都是不加掩饰。

他敢大声的说出来,我要的就是权力!

可这些人,总喜欢穿些漂亮的衣裳,将为己为利说成为国为民!

还不如张道陵!

起码,张道陵还知道自己为何镇压嬴政。

听着嬴政的笑声,荆轲皱起眉头。

“这并不是一件好笑的事。”荆轲擦拭着手里的长剑,脸色严肃的说道。

再来一次,他不会失败!这次刺秦,他不用杀了嬴政,只需要起个头。

让天下人看看,刺秦者,前仆后继永不绝!

只要起好了这个头,后续会有比他更强,更多的人,站在这泰山脚下,问剑大秦!

“不好笑?你觉得,你在做一件万众瞩目,无上光荣的事情?你觉得你是侠士?”嬴政脸上的笑意没有半点收敛。

“自然!”荆轲应声。

“两千年了,你还是不明白!”嬴政摇了摇头。

“两千年又如何,就是万年亦不可动摇!”

“有些罪孽,不是时间可以抹除的!”

“昔日你为秦王,灭绝人性,残害百姓,连自己的亲族兄弟都不放过,我荆轲刺你,如何担不起侠士二字!”荆轲满脸正气,他是侠士!

这番话听得嬴政更是止不住嘲笑。

“两千年了,你就不会睁开眼睛看看?”

“自秦以后,哪家的宫廷斗争里没有刀光剑影,那个帝王的手上没有沾染血迹?!勾心斗角,争权夺势,我不杀人,人就杀我!”

“人有很多,但皇帝只有一个!”

“手足相残?这样的事,过去有,现在有,将来也不会绝迹!”

“这,不是你刺秦的理由,只是你的借口,更担不起侠士二字!”

看着下方的荆轲,嬴政收起了笑容。

他不喜欢讲道理,但今日,他非要用道理压死荆轲。

“你穷兵黩武,发动战争,致使六国百姓流离失所,天下因为你,而永远不能和平。”

“现如今,又养尸归来,更是搅动天地平静,妄图颠覆天地,我如何不能刺你!”

荆轲长剑一挥,他这样的人,力量来自于信念。

若信念崩塌,便实力全无。

师出有名,这个名,他必须保住。

“天真!”嬴政轻笑一声。

天地这次选出来的马前卒,太让人失望了。

别说不如张道陵,甚至连张角都不如。

张道陵追寻天命,但他也有自己的理由。

张角以性命问道大秦,所求只是心中之道,太平!

而荆轲却还想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用着天真的道理,将自己抬上正义的一方。

“这天下没有朕便可太平吗!”

“如今天下,可曾真的太平?”嬴政看向了西海岸的方向

不说历朝历代,便是最近百年,鹰酱,小樱花,八国联合……

荆轲与张道陵,都是想镇压大秦之人。

但区别却不小,他甚至没有张道陵看的透彻。

至少张道陵有句话说的没错,利刃在手,易起杀心,权大无边,必搞腐败,兵多将广,武器精良,不发动战争难道养着好看?

“天真?”荆轲皱起眉头,这算什么天真,这是正义!

嬴政俯视着这位天真的侠士,开口道:

“利刃在手,易起杀心,那个国家强大了不对弱国动武,那个女人漂亮了不被男人惦记?”

“天下了无有朕,战争也不会减少!”

“正因为没有朕,六国的战争才打了百年,后世的战争打了几千年。”

“没有统一,天下各国割据,才是乱世!”

“这,还是你的借口!”

“两千年前是借口,两千年后的今天,也是借口!”

“不是你荆轲刺秦的理由!”

荆轲冷静的脸庞抽了抽,心中那不断攀升的信念,出现了一丝动摇。

再这样下去,他出剑之时,只会软弱无力。

嬴政看着略显慌乱的荆轲,嘴角勾起一丝畅快的笑容,这些人,死了嘴也是硬的。

所以他要在荆轲活着的时候,给他那张满口仁义道德的嘴撕烂!

扯下他那身披在外面冠冕堂皇的衣裳。

“昔日刺秦,燕太子丹舍我豪宅,日进美食,间进车骑美姬供我享用,知遇之恩,自当报答,侠士有恩报恩!”

“今日,天地许我重回世间,再活一世,再造之恩,如何不还?”

“昔日燕太子丹如此恩情,今日天地又再造于我,我荆轲当刺你,更是为刺秦而复生!”荆轲嘴硬道。

有恩报恩,不惧嬴政身份!

天地也认可他,否则又如何会将他复生?

“知遇之恩?朕算你这个理由!”嬴政点了点头

“不过……不是知遇之恩,是豢养之情!”

“天地也好,燕太子丹也罢。”

“就像主人豢养一条狗,好吃好喝的养着,随时都能放出来咬人!”

“可这,算得上是为天下百姓?为天下太平!?”

“不过为己为利!”

“朕可以给你更大的豪宅,更多美人,更长久的寿命!”

“朕要你去逆天,逆否?!”

“我!”荆轲张了张嘴,心中积累的刺秦信念逐渐开始减弱。

手中之剑,锋芒不在。

仅仅片刻功夫,原本要靠着信念天地加持,一步跨越天人的荆轲,此刻气势又跌落了下来。

“你们这些侠士,满嘴仁义道德,为天下苍生,将自己说的多么高尚,不过是一群仗匹夫之勇,沽名钓誉的可怜虫!”

“主人给两块肉就高兴的不得了,让你去咬谁你就去咬谁!”

“还要将自己放在那道德制高点上,标榜自己为侠士!将所做之事和天下苍生绑在一起,你配吗!”

“朕要权力,要天下,要万物归秦,从不打着别人的旗号,我嬴政就是要成为天帝!主宰众生!”

嬴政的声音,如炸雷一般在荆轲耳边响起。

“昔日,你为六国百姓刺我,为燕太子丹刺我!”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你觉得你是侠士,是壮士,是享受着无上荣光的正义之士?是天下人的众望所归?”

“错了!你什么都不是!”

“一个字,有十九种写法,又互不相认,大家身处九州却不处一国,这就是你要的天下和平?”

“可你看看,如今这天下,本就该统一!”

“你荆轲,不是正义侠士,更没有什么荣光!”

“两千年,功过留于后人评,可两千年后的天下人都认可朕的统一!”

“是朕,将天下一统刻进后世血脉!”

嬴政每说一句,荆轲身上的气势便弱掉一分。

心中信念更是几近消散。

师出有名,则无往不利,现在这个名没了!

他荆轲,为的只是一己私利。

“今日,你为天命刺我?”

“可天命是什么?朕又做了什么?”

“你有没有看看这个世界如何变化?”

“没有!只是因为天地将你复活,你才要来刺我!”

“若是朕将你复活,你可还会刺我?”

“不会!”

“你荆轲,只是一个没有是非,没有灵魂,只为己为利,苍天豢养的一条狗!”

随着最后一字落下。

荆轲体内传来一声咔嚓,紧接着五境修为尽数散去!

嬴政也从天而降,该从物理上也撕烂他的嘴了!

天穹之上,有道道流光闪过,雨下的更大了。

似乎是在后悔让荆轲充当第二位先锋打开反秦局面。

如今局面没打开,更是把脸丢尽了。

原本荆轲失败了也没关系,他的作用就是死,但不能这样死啊!

小说《祖龙出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祖龙出棺》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