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卡酷小说> 首页 > 现代言情 > 快穿,炮灰嫡女?气运之女来挨打

更新时间:2024-06-12 10:27:19

快穿,炮灰嫡女?气运之女来挨打

快穿,炮灰嫡女?气运之女来挨打 宋慕雪 著110101715400

主角宋慕雪宋云夕出自现代言情《快穿,炮灰嫡女?气运之女来挨打》,作者“宋慕雪”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什么亲娘?什么假千金?还有慕雪和沈少康怎么会扯上关系?什么叫他们两人已暗度陈仓?夜玄祈心头一紧,正打算问个清楚明白之际,沉寂的院子突然热闹了起来。“不,我不相信祈哥哥和姐姐……”宋慕雪哀伤柔弱的抽泣着:“他们一个是我的至亲,一个是我要托付终生的人,怎么可能会背叛我?”宋慕雪的丫鬟秋月义愤填膺:“小姐...

《第1章》章节试读:


不得不佩服宋慕雪的绿茶手段,不仅可以以受害者身份成功解除婚约,还能让夜玄祈对她心怀愧念念不忘,被拿捏得死死的沦落成绝世大冤种。

夜玄祈怒火中烧正欲斥责时,宋云夕的心声又再次响起——

把我当棋子算计进去也给定国公府一个成功甩掉我的完美理由,她和沈少康倒是清清白白的有情人终成眷属……虽说他们两个早就已经暗渡陈仓了。

最重要的是能把我这个真正的侯府嫡女彻底赶出文远侯府,她这个假千金就可以永远鸠占鹊巢。

不费吹灰之力的一箭多雕,这宋慕雪果然跟她亲娘如出一辙,一脉相承的下作阴险。

什么亲娘?什么假千金?

还有慕雪和沈少康怎么会扯上关系?什么叫他们两人已暗度陈仓?

夜玄祈心头一紧,正打算问个清楚明白之际,沉寂的院子突然热闹了起来。

“不,我不相信祈哥哥和姐姐……”

宋慕雪哀伤柔弱的抽泣着:“他们一个是我的至亲,一个是我要托付终生的人,怎么可能会背叛我?”

宋慕雪的丫鬟秋月义愤填膺:“小姐你就是太善良了,自从大小姐回府后你处处忍让,可换来的却是大小姐的得寸进尺,奴婢亲眼看到她院子里的丫鬟将辰王殿下请了过来。”

宋慕雪一副忍辱负重的可怜模样:“虽然我和祈哥哥有婚约,但如果姐姐真心喜欢他的话,我可以忍痛成全她,可是……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文远侯夫人怒不可遏:“慕雪你放心,如果她真的做出这般不知廉耻的事情,我和你父亲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文远侯夫妻两个早就想让宋慕雪取代我嫁给沈之康了,今天这个局也是他们全力促成的,如今装出一无所知的鬼样子给谁看?真是人不要脸鬼都害怕!

夜玄祈无法相信向来品性高洁,对自己亲切和蔼的文远侯夫妻会是宋云夕心声中那般表里不一的人。

眼看着外面的人就要闯进来了,若换做平时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对夜玄祈而言轻而易举,但现在他内力尽失根本无法施展。

我要不要告诉他解药就在我腰间的香囊里,他只要闻一闻就没事了?

可是我该怎么跟他解释早就知道宋慕雪会给他下药这件事?像他这种恋爱脑会不会反过来怀疑是我在陷害宋慕雪?

恋爱脑是什么意思?

虽然对她的心声依然有所怀疑,但不可否认,以自己对她日积月累的成见,的确会认定是她在谋害宋慕雪。

时间紧迫,夜玄祈伸手去扯她的腰带,状似不经意的挑起荷包闻了闻:“这荷包和药香倒是特别。”

哇,他闻了、他闻了!这算不算歪打正着?不能捉我和夜玄祈的奸,那宋慕雪的谋划岂不是要落空了?

清新的药香似乎浸入了血液之中,夜玄祈能清楚感觉到身体里的燥热瞬间平息了下去,内力也在快速恢复。

门被推开的同时,压在宋云夕身上的重量消失,夜玄祈也不见了踪影。

“姐姐,我不怪你背着我勾引祈哥哥,可是……”

看到床上只有宋云夕,宋慕雪的声音戛然而止,柔弱不能自理的表情也僵在脸上。

宋云夕掩唇轻咳,掩饰着上扬的唇角:“母亲和妹妹怎么来我房里了?”

“怎么可能没有?”

宋慕雪难以置信拔高了声音:“祈哥哥人呢?你把祈哥哥藏哪里去了?”

宋云夕虚弱无力的一阵剧烈咳嗽后,喘息着反问:“什么祈哥哥?我不懂妹妹在说什么。”

“姐姐你不必装了,我知道是你让丫鬟把祈哥哥骗过来的,你不能因为讨厌我算计他,这会惹怒皇上皇后,连累我们整个文远侯府的!”

用帕子拭去唇边的血迹,宋云夕悲伤苦笑:“妹妹真是说笑了,且不说我并不认识你口中的祈哥哥,就我这院子哪里还有肯听命于我的丫鬟?”

这破败不堪的院子和房子,哪里像是侯门贵女住的地方?

这位大小姐明明双腿不便,但整个院子不要说近身伺候的丫鬟了,就连个洒扫的下人都看不到。

而且都已是寒冬,房子里却连碳都没烧,她也只穿着不合身发白的单衣,连被子都是破旧难以御寒的薄被。

还有桌上的那些残羹冷饭,恐怕连文远侯府的狗都不肯吃。

这位传说中跋扈恶毒的大小姐,过的日子竟是连她们府中下人都不如。

跟着来看热闹的夫人小姐们可是见惯了内宅的各种手段,怎么会看不出是怎么回事?

就这么一个不受宠还没有行动力,病体恹恹只吊着一口气的弱女子,说她勾引辰王,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只怕是有些人别有用心罢了!

宋云夕心中冷笑,前世这些夫人小姐只顾着看捉奸在床的热闹,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悲惨境遇。

可这辈子不同了,她要把文远侯府的道貌岸然揭开让她们看个清楚明白。

察觉到了夫人小姐们的态度变化,宋夫人赶忙拉住宋慕雪阻止她再开口,并摆出侯夫人的威严:“这些狗奴才就是这样伺候主子的?这是看我文远侯府主子们好说话是吗?”

坐在床边握住宋云夕干枯的手,挤出个慈爱心疼的表情:“云夕你安心,这些奴大欺主的狗奴才,母亲一定会惩治他们给你出气。”

被她拉出破旧被窝的宋云夕适时的哆嗦着,骨瘦嶙峋的小身板瑟瑟发抖,看得众夫人小姐更是心生怜悯。

宋夫人若真疼爱这个嫡长女,此刻早就该把身上的披风解下来披在她身上了。

再看看二小姐那一身华贵的装扮和红狐毛制成的披风,真怀疑这大小姐究竟是不是文远侯夫妻亲生的。

宋云夕阳用发黄的帕子掩嘴轻咳,让所有人都看到帕子被她咳出的血染红。

“我双腿本就不便,这大半年来身子又不争气,连去给母亲请安都做不到,未尽为人子女的本分,如今能在油尽灯枯前见母亲一面,我还有什么好委屈的?”

说着小心翼翼的瞥了眼宋慕雪身边衣着精致的大丫鬟秋月,垂下眼眸可怜无助:“我这副不中用的模样,院里的丫鬟能给我一口凉水喝便已是念及了主仆情分,我哪里还能使唤得了她们去勾引妹妹口中的什么祈哥哥?”

小说《快穿,炮灰嫡女?气运之女来挨打》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快穿,炮灰嫡女?气运之女来挨打》章节列表: